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馨芳园岁月】(序-01)【作者:binglin1987】
【馨芳园岁月】(序-01)【作者:binglin1987】
字数:6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 ***

  写在前面:因为不善于对于啪啪啪情节的细节描写,所以我希望文章的重点在于情节和背景的设置上。之前看到论坛上有其他作者提到写「情色小说」而不是「色情小说」的提法,我觉得也适用于本文。

  故事背景设置在1990年代初期,为确保设定的准确,我会尽量做一些考据,但这些考据只能依赖于网络上有的资料、数据和影片,如果有说的不正确之处,也欢迎读者指正。另外,由于文章的序幕只是介绍一些背景,没什么干货,故与第一章合并发布。

              *** *** ***

                序幕

  1993年是当代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中颇为重要的一年。十余年的时间已经使改革开放的成果充分地显示出来,1992年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更是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原则。这时的中国人,对于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即将到来的21世纪充满信心和希望。

  H市是中国北方的一座小城。自经济体制改革以来,这座城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工厂、机关单位里面一些所谓「不安心本职工作的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却成了「最先富起来的人」。这些人不满足于「铁饭碗」里面那点微薄的收入,选择下海经商,通过诚实劳动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各种类型的个体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馨芳园餐厅就是这其中的一家。它坐落在H市的中心繁华地带,餐厅的菜品口味、内部装潢、桌椅餐具在今天看来虽然也许不值得一提,但在当时的H市绝对是第一流了。餐厅还专门设置了三个不同大小的包间,以满足当时越来越多的商务洽谈之需要。

  餐厅老板名叫王馨芳,时年42岁,以前在一家国营餐厅工作,有着丰富的餐厅经营经验。她虽然已经年近不惑,但仍然风姿绰约。虽然生儿育女之后身材已经略有发福,但不显臃肿,反而更添丰满之美。因为常年奔波劳碌,西装套裙下的双腿和翘臀毫无赘肉,上身的修身西装和衬衫显示出丰满的胸部曲线。再加上王馨芳平易近人,在员工面前毫无老板娘的架子,因此大家都很喜欢这位老板,愿意在馨芳园工作。

  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服务员刘敏。这个22岁的姑娘来自H市周边的农村,是王馨芳从以前单位挖过来的。虽然成长于农村,但她皮肤白皙,面容清秀,身材挺拔苗条,简直就像个大家闺秀。并且,她从小就参加劳动,养成了办事干练、干净利落的习惯,平时她在餐厅大堂来回穿梭、忙忙碌碌的样子也是馨芳园的一道风景。

  然而,新的社会环境也滋生了不良的社会风气。一度已经销声匿迹的社会黑势力、有组织的地痞流氓这是又开始重新出现了。马五是这一片的地头蛇,附近的商铺、餐厅都靠他「罩着」,而他从中抽取不菲的保护费。按照约定,他们一般在每月10号来馨芳园收钱。通常马五不到馨芳园来,而是会在街上「巧遇」王馨芳,然后拿走她递给他的信封,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

  这一天是5号。然而,刘敏慌慌张张地跑到经理办公室,「芳姐,门口有几个人,看着好像那个马五,说要找你拿点东西」……

                第一章

  王馨芳吓了一跳,这还差好几天呢!而且,就在几天前,为了装修二楼的包间,她刚刚把手里大部分现金付给包工队做了定金。现在……她打开保险柜,里面已经没有多少现金了。要说王馨芳是不缺钱来应付这批地痞的,毕竟她这个餐厅经营几年下来也是有些积蓄了,可是哪有让这帮人到银行自己去取保护费的道理呢?所以最好能让他们宽限几天,哪怕三四天,以现在的经营收入,要凑齐这笔钱实在算不上困难。

  但马五这帮人可不是省油的灯,要让他们空着手离开可不是容易办的事情。
  这时,刘敏身上暗红色的服务员制服吸引住了王馨芳的目光。这种制服乍看上去款式跟今天空姐的制服相似,可是细节就差远了。上衣根本不是修身的,根本谈不上呈现曲线美这回事;下身的裙子长得盖过了膝盖;肉色的丝袜看起来比现在女孩们穿的打底裤还厚,想透过丝袜隐约看到女孩小腿的想法完全不切实际。但就是这种制服,在当时绝对算是时尚款式了,要知道同时代的国营餐厅服务员还穿着白大褂呢。

  看着这身衣服,王馨芳想到一个至少在她看来绝妙的办法。她拿出纸笔,快速写了一份5个人的名单,「小敏啊,你马上下楼,把这几个人叫到这里来,另外,你待会也跟着上来」。刘敏拿着名单,转身出去了。

  趁着这段时间,王馨芳翻出了自己有贵客或在重要场合抛头露脸才使用的高级化妆品,赶紧对着梳妆镜给自己化了个浓妆。

  咚咚咚——门外传来刘敏的敲门声,

  「芳姐,人到齐了」

  「进来吧」

  门外鱼贯进入6个穿着餐厅统一服务员制服的年轻姑娘——这是王馨芳认为的她手下最漂亮的几位了。她们看见老板脸上的浓妆,不由得一愣。

  「小敏,把门关上」,王馨芳说,「刚进来那几个家伙可能你们都看见了,今天是咱们交保护费的日子。可是芳姐眼下手里有点紧,咱们得想办法把他们打发走,只要钱周转过来,咱们就能把钱补上。现在叫大家来,是希望你们能帮我一把,把眼前这个难关渡过去。」

  「芳姐待我们不错,只要我们能帮上忙就行」,一个叫张晓兰的姑娘说。
  「这事说来也不容易,马五这帮人都是色鬼,我想……我想大家换身衣服陪他们好好吃个饭,应该能让他们给咱们缓几天」,看见大家脸上惊讶的表情,王馨芳又补充道,「我知道大家可能有困难,如果谁不愿意做我绝不勉强,但如果谁能帮芳姐这个忙,我愿意下月工资给加20% ,年底时发奖金也会考虑的。」
  姑娘们都吃了一惊,她们并没有想到是这种形式的帮忙……但是毕竟20%的工资还是可观的收入,而且毕竟只是陪吃饭而已……没人说话,但也没人离开,算是默默地答应了。

  王馨芳赶紧布置任务「好吧,那我这里先谢谢大家了。小敏啊,你先把他们带到3号包间里等着,别让这帮人急了,跟他们说,我正准备呢,15分钟以后就好。你顺便让雯雯看着点时间,15分钟以后把他们领到1号包间去。跟刘师傅说颠沛最好的菜,15分钟以后1号包间上菜」。雯雯是个长相一般的姑娘,没有被选在这个6人组里,所以她能在大厅一直监视着马五他们。

  2分钟以后,王馨芳和她选中的6个姑娘在1号包间集合了,这里是馨芳园最好最大的一个包间。现在时间紧张,好在姑娘们平时也要化妆,这倒节省了一点时间。

  「芳姐,换什么衣服啊?」刘敏问。

  「其实咱们也没什么衣服可换。这么着,小敏,你们把裙子和袜子脱了,把上衣和衬衣的扣子都解开。」王馨芳本来以为,姑娘们下身只穿一条内裤,上身中门大开的样子就足够让马五那帮家伙脑子迷糊的了。然而当姑娘们不情愿地按照她的要求做了以后,她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1990年代初的中国,女士内衣的普及程度已经有所发展。在H市,王馨芳这样有点钱的女人已经穿上了有蕾丝边的胸罩和三角内裤。但是她手下的这些姑娘们,家里并不富裕,有些还是来自于H市周边的村镇家庭。所以她们穿的都是那种白色的纯棉胸罩和面积很大的内裤,刘敏上身甚至穿的还是大白背心。
  怎么办?王馨芳咬了咬牙,「这样,你们把内裤和胸罩都脱了,只穿衬衣和上衣」,她拉拉刘敏的背心,「这个也脱了吧」看到姑娘们不情愿的样子,王馨芳又补充,「我知道这对于你们挺难的,就当是帮芳姐这个忙吧,你们的人情我不会忘了的。」

  姑娘们还是照办了。

  10多分钟以后,1号包间门口一边站着3个年轻靓丽的姑娘。她们除了脚上的黑色皮鞋外,下身一丝不挂,裸露出光溜溜的大腿和屁股,黑色的阴毛蜷曲在两腿之间。上身虽然穿着制服和衬衣两层衣服,可是中间却敞开着,露出肚脐和乳房的轮廓。王馨芳也脱掉自己的裙子,解开上衣扣子,露出黑色的蕾丝胸罩和三角裤。

  咚咚咚——「请进」,王馨芳喊道。门开了,马五这帮人虽然是一群流氓,平时坏事也没少做,但门里这幅图画还是令他吃了一惊。

  「王老板,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哦,五哥啊,是这么回事。我眼下手头儿有点紧,东西嘛,过两天一定给您送过去。但是咱们也不能让您白跑一趟不是?所以姑娘们就想着陪您吃顿饭,您可得赏光啊。」

  「哦……不过这事可没这么简单,那得看你这饭怎么样了」,马五心里早乐开花了,但脸上还是装作没任何表情。

  「姑娘们,快快,伺候几位大哥入座」

  地痞们每个人搂着一个姑娘坐到餐桌前。一道道菜开始陆续摆上来,进来上菜的雯雯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把菜掉到地上……

  显然,这些人对于吃的什么兴趣不大。他们没有多余的手去拿筷子和勺子,姑娘们就用筷子夹菜喂他们吃。

  马五搂着刘敏,让她坐到他大腿上。环抱她上身的手伸进衬衣里揉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抚摸她的下身。刘敏在这方面毫无经验,她的脸涨得通红,呼吸声慢慢加快,下身也渐渐湿了。

  另一个座位上坐着个胖子。他在晓兰身上乱摸了十几分钟之后,还是忍不住了,干脆脱下裤子,要用已经硬邦邦的阳具插她。晓兰并没有心理准备,「芳姐只说要陪您吃饭,没说要……」「这不也是吃饭吗?让你下边的嘴也开开荤,哈哈哈哈……我们五哥可说了,要是饭不好,可还得公事公办!」胖子恶狠狠地说。
  晓兰不敢说话了,她看着王馨芳;王馨芳也不说话了,她看着马五。

  「我看这么着吧,」马五翻翻眼睛,「老板娘啊,我看你手底下的人都是第一次吧,都不怎么会玩儿嘛。你看这妞儿,这逼都湿成什么样了,连声浪叫都没有……」刘敏听着,脸更红了。

  「但我看你王老板应该是懂点行的,要不也想不出这么个办法不是?」「对啊,对啊」马五的手下齐声响应。马五接着说,「要是你王老板肯陪哥儿几个玩玩儿,我们就不难为你手下人了。怎么样啊?」

  事实上,王馨芳事先是已经做好了被奸污的心理准备的,自己已经生养过两个孩子了,有什么没见过的,只要他们不会为难那些姑娘就好……

  「好吧,只要五哥肯再宽限几天……」她做出一副很爽快的样子。

  「没问题,只要哥儿几个尽兴了,什么都好说」

  「那么,」马五捏捏刘敏的脸蛋儿,「现在你们老板娘要给咱们表演个节目,大家鼓掌欢迎一下。」姑娘们胆怯地拍了几下手,而地痞们都盯着他们的头头儿,不知道这个玩儿女人的老手肚子里又在憋什么坏水儿。

  「老板娘,现在请你转过去,把屁股撅起来」

  「把内裤脱了」

  「两条腿分开」

  「用手把你的大屁股扒开,给我们指指你的屁眼儿在哪儿呢」

  王馨芳一一照办了,只不过她是背对着所有人,没人看见她的脸早就羞得通红了。

  42岁熟女的身体与少女不同了,阴户和肛门周围都已经呈现褐色而不是粉红色。但王馨芳毕竟是个美女,修长的美腿并没有任何变形,丰满的臀部微微翘起,呈现蜜桃的形状。

  看到这一幕,地痞中几个小跟班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几个年轻姑娘则扭过头不敢去看,但被她们身边的地痞强行把脸扳过去。

  「现在」,马五往喝汤的调羹里倒了一勺老白干,把它递到刘敏手里,「我们请这位小姐把它倒进老板娘的屁眼儿里。」

  刘敏吓得呆住了……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弄,我们可以先在你身上示范一下……」马五看到刘敏一动不动,眯着眼威胁道。

  刘敏吓得赶紧接过调羹,走到王馨芳背后。她想到,如果把调羹把儿插进去,酒也可以从凹槽流进王馨芳的肛门里去。但这种想法很快被马五否决了,「小姐,请你用大的那头儿」刘敏不知道这么大的调羹头怎么能塞进去,但她知道如果不照办后果一定很严重。所以她用力把调羹往肛门里塞,略微的倾斜使得里面的白酒流进王馨芳的直肠。肛门扩张和直肠的灼热使得她不由得发出一声呻吟「啊……」

  「干得不错啊哈哈,现在请王老板拿住勺把儿,在你屁眼儿里抽插这把小勺儿吧,就跟你老公操你时一样」王馨芳没有说话,默默照办了。当然,她老公之前并没有和她肛交过,她并不知道肛交的滋味是怎样的。此时,调羹的抽插动作混合着直肠里白酒的刺激,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快感,她不由得开始呻吟起来「啊……啊……」

  「别他妈美了!把勺儿从你屁眼儿里拿出来!」王馨芳赶紧停止了动作,调羹头拿出来时,白色的陶瓷因为沾染了粪便变成了淡黄色。胖子一脸厌恶,「操!还有屎呢,刚才我他妈还想拿鸡巴插呢,得亏没干……」

  马五毫不在意,接着指挥道,「转过来吧」

  「搬把椅子坐」

  「腿分开,把逼露出来」

  王馨芳乖乖做了,她坐在一把餐椅上,把自己的生殖器展示给那些地痞和自己的员工看。因为刚才的羞辱和肛交的快感,已经流出了一些淫水,打湿的阴毛贴在阴户上。

  马五把6个姑娘叫过来,又拿过桌上的一盘花生米,向她们交代「游戏规则」,「现在,你们每个人拿一粒花生米,扔到你们老板娘的逼里,中了的穿上衣服走人,没中的留下受罚,听懂了吗?」

  姑娘们点点头,她们因为有可能离开这间房感到一阵愉快,但也害怕如果投不中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她们依次投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地痞站在王馨芳身边,只要投中的,他就把花生米深深塞到王馨芳阴道的深处,顺便用手指在她阴道里抽插几下。

  出乎地痞们意料的是,姑娘们的手法都很不错。除了晓兰以外,每个人都投中了。于是他们只能悻悻地看着姑娘们穿好衣服出门去了。

  「你的姐们儿技术都不错啊」,马五用大手摸着晓兰不算很大的乳房,「但这里还剩了半盘花生米,我看你得帮我们处理掉」

  「怎……怎么处理?」

  「刚才你们老板娘的样儿你看见没,现在你模仿一下吧」,马五笑了。
  晓兰胆怯地撅起屁股,用双手把两瓣臀肉分开,露出粉红色的肛门。「嗯,不错」,马五把几个地痞召集起来,大家轮流把剩下的半盘花生米一粒一粒都塞进晓兰的肛门里去了。

  强烈的羞耻感和便意让晓兰的脸憋得通红。

  「想拉屎吗?」

  「嗯……」晓兰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蹲上去!」,胖子搬来两把餐椅。晓兰费力地爬上去,一只脚踩在一张椅子上,肛门对着下面的空隙。「再忍忍,你要是现在就拉出来了,我就让你都吃了」马五恶狠狠的地说。

  「我觉得,这些花生米还是都留在同一个人身体里比较好」,马五不怀好意地笑笑,「老板娘,麻烦您过来接一下吧……」

  「怎么接?」

  「过来,躺到地上,把嘴张开对准这个小妞儿的屁眼儿,很容易吧?哈哈哈」
  这可出乎王馨芳的预料。她做好了被人奸污的准备,但并不知道这些人还有这么多花样。那时的国人,大多数老实人对于性爱是传统而保守的。但马五这帮人不同,他们有各种渠道得到外国的成人录像,对于各种做爱和性虐待的花样了如指掌。

  然而她别无选择。她只能从两张椅子之间的空隙爬到晓兰屁股的正下方,仰卧躺好,大张开嘴做好准备,她只求晓兰的直肠里现在没有粪便。

  晓兰本来已经快憋不住了,但现在,她要把这些东西从自己的肛门倒进芳姐的嘴里啊!她下意识地收紧肛门,不让直肠里的东西滑出来。

  「看来你对你们老板娘还挺好的,有点舍不得是吧?」马五嘲讽地说,顺便拿一根手指伸到下面揉捏晓兰的阴蒂。「啊……啊……不要……」晓兰痛苦地呻吟。

  「我看玩儿这妞儿不如玩儿这个老娘们儿」,刀疤脸提议道,「可能她看不下去老板娘受罪,就拉出来了」

  刀疤脸用手指沾了点酒,开始抠弄王馨芳的肚脐眼;胖子把一根筷子多半根伸进她的肛门,来回抽插;还有个瘦骨嶙峋的家伙往手上抹了点药膏,揉搓她的阴蒂,原来那是一种强力的春药。

  「啊……啊……」,这么多重的刺激显然超出了王馨芳的忍受能力。没过几分钟,「啊……」一声长叫,一股液体从她两腿之间喷射出来,溅得地毯上到处都是。而这一幕对晓兰也是一种刺激,她肛门一松,直肠里的花生米一颗颗全都掉了出来,落进王馨芳的嘴里,浓烈的臭味引起她一阵干呕。

  「哈哈,精彩精彩」地痞们鼓掌喝彩道。「好吧,王老板,今天这饭吃得不错,你的钱我们三天之后再来要吧,不过到时要是还交不出来,可就没这么便宜了……」马五一副很满足的样子,离开了包间。

  胖子终于还是没能让自己的阳具得到泻火的机会,哭丧着脸,「就……就这么走了?不操逼?」

  「你懂个屁!那老娘们儿的逼都他妈黑了,准是都让人操松了,有什么好干的,还不如就玩儿玩儿得了」,然而马五又意犹未尽地说,「开头我搂的那个妞儿,应该是个雏儿,而且长得也不错,可惜了」

  三天后,马五打发那个瘦子从馨芳园拿走了应交的保护费。王馨芳觉得,一切都过去了,大家以后还是井水不犯河水,各干各的。

  又是几天以后,王馨芳在办公室接到一通电话,是马五打来的,「王老板吗?有时间吗?我有事想跟你聊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