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04)【作者:siondou】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04)【作者:siondou】
字数:112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公车篇之亦假亦真

  车辆刚刚好停在了一个村子的附近,离我们不远处有几个小的商店。

  「阿涛,那个商店不是你叔叔家开的吗?平时你有空的时候不是常来这里帮忙的吗?」

  「是的,你,你问这个干嘛?」

  「那便利店后方的那个小活动板房是用来干嘛的?」

  「那是个我们用来堆放一些杂物和准备处理的旧物的,平时不怎么用得到。」
  「嘿嘿,那你可以拿到那里的钥匙吗?」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

  「你别管,我要和我姐姐去挑一挑旧的东西,看有没有什么能用得上,待会去帮我开门,放心,在学校里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嘿嘿。」

  男孩重重拍了几下那个黑框男孩的肩膀,然后笑着朝我走了过来。

  「哟,姐姐,看不出来,你们还挺恩爱的嘛。」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我心里一惊,回身一看,不知道那个男孩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你要干嘛?我男友可就在旁边!」

  受不住男孩淫邪的目光,我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我不要干嘛呀,嘿嘿,刚刚你的男友不是距离更加近吗,你都那么主动为我服务了,还怕什么?不说这个啦,来,跟我走。」

  说完,男孩就伸出手来,想抓住我的手。

  我再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

  「你,你怎么这么混蛋!你到底想要干嘛!我不去,你再这样,我可就要报警了!」

  「哟,姐姐好像刚刚忘记了对我有多温柔呢,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啦,没事,我们就这样耗着吧,待会你有什么问题可不能怪我。」

  「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呀,只是我在刚刚给你喝的水里加了一些速效催情药罢了……」
  「刚刚我喝的水里,有……催情药?!」

  「嗡」,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男孩后来说什么我都没听到。

  「姐姐,别只顾着发呆呀」,男孩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待我元神归位后,继续说到:「你乖乖的跟我走,然后什么事都没有,不然,一下我把你的男友和周围的人都叫来,让他们看看你发情发浪的模样!然后再和他们说说,刚刚在车上你都干了些什么!」

  「啪!」

  「你!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我用力地甩了男孩一个巴掌,心里愤怒至极,气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男孩子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也不以为意,继续说到:「嘿嘿,姐姐,想不到你生气起来也是那么漂亮,反正你跟我来,之后就什么事都不会有,好了,我走了,来不来随你。」

  说罢,男孩子转过头去,回身走了几步,搭着那黑框男孩的肩膀,「阿涛,走,我们去拿钥匙。」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泪水划过了脸颊。

  为什么自己会被人这样威胁,为什么今天的一切总是在阴差阳错的发生着……

  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就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迷迷糊糊的跟在那两个男生身后走着……

  「叔叔,把那个杂物房的钥匙给我一下,我有两个同学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得上的。」

  「喏,拿去,有什么用得上的你们直接带走就是,送给你们了,阿涛,开了门之后记得回来帮忙,因为堵车,今天的生意特别好,我一个人忙活不过来。」
  「嗯,好的。」

  「吧嗒」

  黑框男孩拉开了那个小房子的大门,房子里光线不是很好,从外边看进去黑黑的,我感觉那个漆黑的洞口就像一个无底深渊,张牙舞爪的,就要把我吞噬进无边的黑暗。

  小房子里东西很多,都是一些旧的货架、箱子之类的大小杂物,让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真正能活动的空间也就在门后的一块地方。

  房间有几个窗口,被黑框男孩一一打开,可能因为许久没有打扫的缘故,窗台上也是落满了灰尘,通风还算不错,但由於杂物的遮挡,光线还是不足。
  「嗯,不错不错,好啦,阿涛,这里没你的事啦,快去帮忙吧,我们和姐姐自己在这里挑选东西就好。如果公路那边有什么情况记得及时过来通知我们。」
  「你们要挑什么东西……」

  阿涛觉得有些奇怪。

  「阿涛——你人呢?!」

  一个粗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好的!来了!你们两个想选什么东西就自己选吧,我去帮忙了。」

  阿涛的叔叔在催促着他,黑框男孩的思想可能比较单纯,也没想那么多,马上丢下我们,跑到了店里去。

  「嘿嘿,这下好了,姐姐,我们走吧。」

  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木偶一样,好像完全没有了思想,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只手推着自己,就这么进入那个黑洞之中。

  「哢擦」

  我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门被我身后的男孩关上,让我瞬间就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的感觉,觉得自己身边的一切都特别的不真实。

  男孩突然从身后一把抱住了我,把我推到墙边,开始从我的身后放肆的亲吻着我的脖子和耳朵。

  然后解开下身的拉链,肉棒也迫不及待,并且轻车熟路的进入到了熟悉的地方。

  「嘿嘿,姐姐,刚刚在车上你不愿意,那现在我偏偏就要用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方式来逼你就范,来好好享受你的身体。」

  我感觉到了坚硬且滚烫的巨物不断地在我的大腿根部摩擦着。

  「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被巨大的肉棒烫到,我心里一惊,稍稍回过神来。

  「不是刚刚射精不久吗?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不要,今天已经很对不起我亲爱的男友了,不能再被强暴了!」

  经过一小段休息,我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紧紧夹住了双腿,用大腿根部腿夹住了他的肉棒,不给来犯着丝毫活动的机会。

  但是我忘了,那个不知羞耻、还在流出的淫液还未完全干涸的小穴在肉棒的上方,还在不断地分泌着淫液,男孩利用这这些润滑剂,被不断地在摩擦,进出着。

  「这个动作好像爱爱呀……」

  我本来就敏感的身体开始感觉到了从耳垂和大腿根部传来的快感……开始感觉到小穴有些瘙痒难耐……就被男孩这么简单地侵犯,我的身体开始表示出了强烈的回应。

  「嗯……嗯……嗯……有,有点舒服的感觉……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这么敏感……一定是因为催情药……哦……」

  「我自己是不愿意这样的,都是因为催情药的缘故,让我这么……这么放荡」
  我开始慢慢地沈迷於这种感觉了,忘了身后的人是谁,而自己有深处何地…
  …如果这时仔细打观察,会开到一个面容姣好,身姿挺拔,穿着高跟鞋,短裙和漏肩装的女孩子,裙下夹着一个陌生男子的阴茎,气喘连连,媚眼如丝,洁白的肌肤上开始透出一种异样的红色……我的蜜液流到了腿上,淋湿正在被我的大腿夹着的肉棒。

  那肉棒在爱液的润滑下,开始突破阻力,向我的小穴口挺近。

  「完了完了,真的要被他强暴了」

  身后的男生慢慢地伏向我的边,轻柔地对我说:「姐姐,乖乖的张开双腿,既然已经和我来到这里了,我们该发生的不该发生都已经发生了,那何必再坚持呢……放心,过了今天,我不会再纠缠着你的。」

  说完,对着我的耳朵里轻轻吹了一口热气。

  「嗯……啊……反正,反正也都这个样子了,我跟他来到这个地方,再说什么别人可能都不会再相信了,现在……万一把他惹恼了,我肯定就得身败名裂了……最可怕的是,源也很有可能不会要我了……」

  我的心里最不愿意去想的那个问题就这样被他捅破了。

  「但……但就这样被他的肉棒给侵犯,甚至很有可能被他射在我的身体里,我的身体装了另一个人的精液,这样……岂不是更加对不起我心爱的男友……」
  「姐姐,别再挣紮啦,早点给我,早点结束,否则,等会有你男友发现你人不见了,或者什么人找了过来……再说了,你现在肚子里可是装满了我的精华呢……如果你男友知道你被一个陌生人给口暴吞精了,应该会气到发疯吧。」
  我的感觉到自己的信念在逐步的崩塌,这种羞耻感和背叛感让我羞愧不已,身体也开始发烫起来,身体被男孩碰到,我的小穴都有一种酥麻和瘙痒感传出……

  「一定,一定是药效的反应……我的身体,好敏感……男孩子说得也没错……

  不能再拖下去了……可是……真的就要这样被他……「

  看到我那不断闪烁的眼眸,男孩子知道我只差最后一个能自我说服的理由了。
  「姐姐,我的口袋里可是有个安全套的哟,如果你配合点,我可以把这个本来给我那小女友今晚准备的东西使用在你的身上……然后我们从此之后井水不犯河水,今天的事,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不然,就你这个现在这个样子,我帮你叫你男友过来?」

  「别!不要!」

  「好像男孩完全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都到这个份上了,我的底线几乎就是没有底线了。他答应我用套套,那我就不算……就不是直接被他的那个家夥玷汙……如果不答应他,这个精虫上脑的男孩肯定会和我来个破罐破摔……」

  找到了一个能成功说服自己的理由,於是乎心里突然有种放弃而又轻松的感觉,我微微失神了,这个姿势使我很不舒服,无意之间微微擡起的屁屁,正对着那跟刚刚射精不久,还非常挺拔坚硬的肉棒……两只玉腿不由得微微分开了几分……身后的男生明显感到了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松动,不由得大喜,大概知道我保持这个姿势很辛苦,於是稍微后退了一点让我胸离开墙,改为用双手支撑着墙,身子前倾。

  男孩开始向我的小穴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大嘴也顺势含住并且舌头不断地在舔弄着我精致的小耳垂。

  另一边手也没闲着,温柔的在我柔嫩的阴部搓来搓去,还有意无意的刮着两片阴唇上端的那小粒嫩肉,把本来就处於崩溃边缘中的我弄得更加的不能自己。
  我的两手贴在墙上,把头深深地埋入手臂之中,两个粉拳也紧紧地握起,怯生生地缓缓把雪白娇嫩的修长双腿张了开来,虽然我除了脸上泛着异样的红光之外,身上的服装乍看起来还是整整齐齐的,但是我却觉得自己好像是已经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了这个陌生人的眼前,这种极度的羞耻感让我的密穴不断地紧缩着,不停地在分泌出大量的液体。

  身后的男孩用一只手握着他的肉棒,时而在我的阴道口不断地摩擦着,时而又在享受我屁屁的嫩滑。

  「姐姐,你好像也很享受这个感觉呢,身体也非常的敏感呢……」

  男孩子不断地在喘着粗气。

  「没……没有的事……」

  「哦?是吗?姐姐还是嘴硬哦,但是你的小穴很诚实嘛。」

  「你,你别说了……是因为你给我下药,我才会这样的……啊……你想干什么就快点,别再羞辱我了……」

  「嘿嘿,你是在求我玩弄你吗?那求我,我就戴套,不然,我就直接这样进去了……」

  「你……你不讲信用!你说过要戴……套的……我才同意的……」

  「是啊,我说过的,但我说的是在你要配合我的前提下,但是现在姐姐可是很不配合的哦。」

  「啊……不要……不要」

  他的龟头已经顶到了我的阴道口,由於之前的爱液应经浸湿了他整个的肉棒,感觉只要他愿意,随时就可以进来了。

  「好……我求你……我求你……」

  「求我什么?」

  「求……求你戴套……」

  「求戴套干嘛?」

  「呃……」

  我羞红了脸,明白男孩的意思,但那种羞耻的话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唔……」

  我感觉到他的龟头开始顶着我的洞口,我的小穴已经吞下了一点点,他有全面入侵的意思。

  没办了,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等等!等等!我说!求你戴套……戴套插进来……」

  我羞耻地地下了头。

  「是不是求我戴套干你的小嫩穴?」

  「嗯……啊……」

  他的龟头又进入了些许,我的小穴好像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不断地分泌着淫液,欢迎着给她带来快感的访客的到来……「不许只回答『嗯』!给我重复一遍!」

  我又害怕又着急,都快要哭出来了,只能带着哭腔,忍着恐惧和极度的羞耻,颤颤巍巍地屈服:

  「求你带套……带套……干……干……我的……我的小嫩穴……」

  讲完这句,我感觉自己已经把身上的礼义廉耻全部给抛弃了,心里所有的防线完全崩溃,决定开始自暴自弃的放纵自己了。

  但我的心底突然上升出一丝恐惧,恐惧的源头是,在我讲出这么羞人的话、做出了廉耻之心全部崩溃之后,心里有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

  「这是我吗?我到底是个怎么的女孩?这,这不能全怪我,一定是因为药效的作用罢了……」

  「哈哈哈,姐姐,你真的很有潜质,很淫荡哦!刚刚开始见到你时,我就看出来了,你是那种外表清纯无比,但一但被刺激到,身体和内心就淫荡非凡的!
  哈哈哈。「

  男孩为他的调教感到非常的得意,把肉棒抽了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避孕套,把它的包装撕裂。

  「来,姐姐,听话,帮我把它戴上!」

  男孩说着,拉住我的手,把我身子扶直,然后,然后把套套交到我手里。
  我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想着只要不要被肉棒直接侵犯就好。

  於是怯生生地转过身去,半蹲了下去,第一次正眼打量着男孩的肉棒,只见他的龟头来带着刚刚从我小穴里压榨出来的淫液,红得发紫,往下的部分血管很多,很坚硬,整根巨大肉棒就这么高傲地矗立着,使我感到害羞与恐惧。但现在,我只能顺从地用左手温柔地握住他肉棒的根部,右手拇指与食指握住套套,往他的龟头上套去……但是套弄了半天,却发现还是没有能把套套套下去,急的我手心里全是汗与套套上的润滑油。

  「我,我不会戴,套不下去……」

  「你弄反啦,当然套不下去,姐姐,平时没有用过避孕套吗,连这个都不知道?」

  「平时……平时我们很少用的……」

  我小声地解释着。

  「那你们……」

  「好了……」

  我把套套翻了过来,就顺利地把它给撸了下去,直至把他撸到肉棒的根部。
  其实这种感觉很是奇怪,为准备侵犯的家夥戴上套套,就好像战争前,你为你敌方的将军穿好盔甲,好让他可以尽情地屠戮你一般。

  这是一种心理上极端的屈辱与征服。

  但就是这样的屈辱与征服,让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刺激与兴奋。

  「还没呢,得把避孕套前面的气泡捏掉,嘿嘿,看来姐姐还真没怎么使用过的呢,平时都是吃长期避孕药的吧?」

  「嗯……」

  我以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承认了,按男孩所教的,完成了任务。

  因为之前我们和源也有使用过几次套套,但那都是源自己戴的,我当然不了解了……完成我的任务后我立刻转过身去,不敢在面对着男孩,也希望今天的一切能快点结束。

  就在我等着那一刻到来的时候,男孩的右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拉向我的身后,嘿嘿一笑:「嘿嘿,姐姐,你那么极品的小嫩穴,我是你男友,我也不会舍得戴避孕套的。好了,来,用你的手把我的肉棒引到你的小嫩穴上去。」
  男孩发现我已经对他开始言听计从了,又开始进一步在体验征服我快感。
  刚刚是为地方的将军穿上盔甲,现在则是为它引路,让敌人在自己的领地上疯狂的疯狂的践踏!这进一步的侮辱让我的花径完全不能自已,不断地收缩着,吐出屈辱的投降信号。

  「唔」

  我左手扶住身前的墙,右手再一次紧了他的肉棒。

  他的左手掀起了我的裙子,右手轻搂着我的纤腰。

  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套套,但肉棒的热度似乎并没有衰减多少,我把它引进了我的安全裤内,就立刻把手拿了出来,生怕多有一丝的耽搁。

  然后身子微微前倾,两手紧紧地握着拳,怯生生地把雪白娇嫩的修长双腿张了开来,微微地挺起我那圆润的如脂的屁屁,将那早已被淫水浸透了数次的小穴口暴露了出来。

  男孩子微微屈了屈腿,龟头就顶在了我那不知羞耻,早已淫水连连的蜜穴口。
  男孩也早已受不住沸腾的欲火,双手扶着我的纤腰,下身开始用力,硕大的龟头将两片粉色的嫩肉左右分开,露出了垂涎已久的蜜穴口。

  里面的嫩肉红红的煞是迷人。

  「这一刻……还是躲不过……终究还是要来了吗……」

  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绝望,还是药物带来的敏感,亦或是解脱,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就这么在陌生人面前,撅起屁股,等待着最后的解脱的到来。

  男孩子也苦忍了好久,不再磨蹭,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开始入侵了我的小穴。

  我粉红色的小缝开始遭到巨大异物的入侵时,由於的极度的紧张,阴道的收缩更加剧烈,不断地夹紧着他的龟头,不让其进入,殊不知这样给别人带来了更大的快感!

  「嗯,好硬……怎么会这么大……好大,好烫,轻点……」

  我的小穴开始缓缓地吞下了这不速之客。

  他的肉棒一点一点撑开我的阴唇,进入我的小穴,我小穴里的淫液都被挤了出来,甚至往上溅得我菊花上都是。

  「啊……疼啊……啊……不要……求你了……求你了……我,我可以给你,但求求你轻点……疼……你的太大了……啊……要坏掉了……轻点……啊……」
  我不断小声地哀求着男孩。

  虽然之前已经被手指入侵过,淫液和套套上的润滑剂也非常的足,但是手指的直径还是不能与男孩的肉棒相提并论,他那比我男友还粗上一圈的家夥让我感觉自己狭小的洞口就要裂开了一般。

  他之前已经知道了我的阴道是非常紧的,也知道怜香惜玉,动作很慢很温柔,一点一点,一分一分地进入,还不时的停下来,轻轻向外抽出一些,好让我的小穴有个适应的过程。

  「疼……啊……太大了……你……啊……你先别动……先别动……求求你…
  …不然小清就真的要死了……「

  我的小穴是在是在娇嫩了,我都在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容纳得下这个家夥,继续哀求着。

  「哦?原来你叫小清呀?嘿嘿,小清姐,我和你男友相比怎么样?是不是大过许多?」

  「是……啊……是的……你的好大……求你先别动,让我适应一会……」
  男孩子也知道我是真的暂时适应不了,想不到竟然玩了个这个极品的货色!
  得意之余,肉棒暂时停止了前进。

  我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就这样,静静地让我的小穴去适应这个异物,我知道,应该再过一会,我的小穴应该就可以完全适应它了。

  果然,我感觉到自己的肉壁开始分泌出了大量的液体,蠕动开始变得频繁,然后竟然开始主动吞咬着体内的肉棒,好像是要把它完全吸进来一样!疼痛开始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的不断地充实感和舒适感。

  就好像在我们费尽了力气等上了山顶后,拨得云开见天日的感觉。

  阳光瞬间就穿透了厚厚的阴霾,照射到了身体上,一种仿佛已经是期待已久的、熟悉的温暖与舒适在体内流过。

  「好大……好涨呀……啊……好粗……塞得好满……」

  感觉到我的稚嫩的阴道已经开始适应了他的入侵,甚至隐隐有主动把自己肉棒往里吸的趋势。

  身后的男孩也在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动作,在紧致得如同处子的阴道里缓缓开拓道路可是不容易的,他的肉棒因为努力地开垦着我的小穴。一点,又一点地试探着,因为他担心稍稍一不小心就得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的阴道死死地咬住他的阴茎,隔着一层薄薄的套套,真正的感觉其实完全比不上平时和源爱爱时的感觉,但是男孩肉棒的粗长,以及这种背着男友被半强迫的大胆无耻的交脔,所带来的屈辱与与刺激,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当我身体里的异物不断地伸入,就快要抵达我的花心时,我不由得闭着眼,仰起头,秀鼻上铺满了一层晶莹的细汗,小嘴从原来的微微张开到慢慢张大,「啊……」

  极度强烈的快感就要使我失声大叫了出来!身后的男孩看到我这副模样,有些着迷了,他的大手缓缓地伸向前,想要抚摸我潮红的小脸。

  「到了……他怎么一下就能顶到那里了……真的好长……」

  「唔……」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东西在自己的嘴边,就一口含住,将男孩子的食指和中指含入了口中,同时由於下体的充实感让我的嘴不断地在蠕动着,就像平时棒男友口交一样吮吸着,舔弄着这个陌生男孩子的手指!

  在我「唔」的一声后,阴道里的往里吮吸的动作可以说更加变本加厉了,因为我男友的阴茎只是中等长度,平时在爱爱时只有在使用后入式的时候,才能偶尔碰触到我的花心,现在面多着眼前的机会,我的阴道内壁完全不听我的使唤,竟然主动地寻求着这个外来的巨物对花心的刺激!身后的男孩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屁股向前一挺,噗呲,他的那个家夥刚刚好触到了我的花心,我的小穴已经吞咽下了这个17CM长的不速之客!

  「哦……」

  我两同时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姐姐,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紧的小穴,比我以前处女的女友还有紧上许多,如果你假装处女出去援交,恐怕没人会怀疑的……哦……你的小骚穴又在咬我……刚刚可是她主动把我的肉棒吸进去的哦……真是极品!」

  「别,别再说了,你快点……啊……然后……赶紧出来,够了,啊……不…
  …不要了……嗯……「

  回过神来的我吐出了他的手指,但早已气喘籲籲.

  「你的小嘴也好会吸,刚刚你帮我口交是我就感觉到了,你浑身都是极品,只个一个男人干太可惜了,完全开发不出来。」

  插入之后他并没有什么动作,可能还想再单纯的享受我这个姐姐的小穴吧。
  但是由於剧烈的刺激,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他的肉棒也一抖一抖的,顶着我花心,害得我小穴已经完全洪水泛滥了。

  「……唔……啊……好,好舒服的感觉……我,我怎么会被一个陌生的男孩给……感觉自己就要被顶上天了……这个药效……真的好强……」

  肉棒被紧紧包覆在我极度紧致而又温热的体内,由於我阴道内壁的蠕动,我感觉到肉棒在充满淫水的蜜洞里不断地搅动,这种感觉极其的淫靡!但是那层薄薄的阻隔感又始终让我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有套套的话,应该会更加舒服吧……」

  我的双颊绯红,羞愤无比,为自己心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无耻的想法感到无地自容,有一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好姐姐,腿再分开点,我要开始了」

  我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听到他的话后不假思索的把腿又开了一些,由於刚刚体会到了我的小穴,刚刚我对疼痛的反应还是很激烈,男孩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把手放在我的腰上,缓缓地抽插着我的小穴,让我感觉到很温柔。
  空虚,塞满,空虚,又塞满……我已进完全迷醉在这种感觉里了!把身后的男生想象成了我的男友,既然中了药效躲不开,那就开始全新全意的享受这陌生人所带来的刺激的性爱吧!我的小穴已经被肉棒给撑开了,紧紧地吸着它,生怕它会突然的离开,带给我无法抑制的无尽空虚感。

  男孩的肉棒更是有力地抽插,每一次抽出,都带出大量的蜜液,把我的安全裤给完全打湿了,如果有人仔细看,甚至还可以看到有几道亮晶晶的液体,从我的大腿内侧,流到了脚踝;每一次插入,都犹如一把披荆斩棘的利剑,把刚刚闭合不久的粉色小缝给强行破开,然后强而有力地刺向我的花心……

  「啊……求求你,不要了,赶快出来……啊……放过我吧……」

  高潮连连之中,我偶尔会有短暂的清醒,但瞬间就被快感的巨浪打沈,落入罪恶但却舒爽无比的深渊。

  「这……这是什么催情药……这么厉害……」

  男孩子望着眼前娇羞不已,眼眶里充满了不知是因为享受还是因为屈辱的泪水的美丽姐姐,不由得被我着梨花带雨的清秀模样给震撼到了,可能他从来没有想到能看到美人楚楚动人的模样,宛若清晨露水打湿的荷花一般,又动人、有娇羞,让人止不住想摘取的沖动,但又不忍心侵犯。

  男孩子楞了楞神,但是我感觉到此时正在我身体里的肉棒明显的又增大了几分,幸亏已经通过了这一段以来这么长时间的开发,不然以我阴道的狭窄程度,这一下我得痛得叫出声来了。

  短暂的失神后,男孩的入侵反而更加使劲更有技巧,时深时浅,还不时地沖击着我的子宫口,仿佛在对我的身体宣誓着主权似的。

  一波接一波不断地浪潮使我辛苦地忍者想叫出声的沖动,我觉得在这样下去,我很快就要被巨大的快感给沖击直至晕厥过去。

  「你……你怎么还来……啊……噢……」

  我的嘴里仍在苦苦哀求。

  然而,身后的男生只是认真的,粗大的肉棒节奏分明地入侵着着我嫩滑的小穴。

  每次我刚刚把嘴里的呻吟压抑下去,他的肉棒都正好猛地一下沖击我的子宫,让我压制不住,发出了羞人的呻吟。

  「啊……啊……你……怎么……总是能碰到那里……」

  每次坚硬的肉棒进入时都插得非常的深,感觉就要刺穿我的身体,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一直沖击我的嗓子,这种体验是平时我男友没有能带给我的。

  我竟然有些微微喜欢上了这种在陌生人面前暴露的羞耻感……滚烫的家夥在我的小穴里温柔地按摩着嫩滑紧致的蜜肉,不断持续得到快感让我感到身子轻飘飘的。

  在抽出时,两片薄薄,由於充血而变红的的阴唇跟着卷入翻出,由於我的阴道很紧,里面流不住的液体也一起被翻了出来。

  比起男友的肉棒,被这巨大的肉棒塞满蜜穴的这种仿彿要撕裂般的充实感,还有那肉棒前段的龟头刮着我阴道的极度的快感,那龟头一次次急速而有力地撞击子宫壁的颤抖的幸福。

  我的小脸上渐渐浮现出春意,双颊泛起片片桃红,光滑洁白的额头再次渗出点点香汗,紧锁的黛眉似乎在苦苦忍耐着。

  但我也知道忍耐是没用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娇嫩的小穴变得洪水泛滥,咬合肉棒的力度也越来越强,刺激着我已经敏感无比的身体。
  「嗯……嗯……嗯……怎么又顶到那了……好舒服……啊……啊……顶到…
  …顶到了……喔……穿过去,就是子宫了吧……「

  一个美丽的女孩紧咬着嘴唇,脸颊潮红,努力地压低着自己的动听的呻吟,分开着腿,顺从地撅着屁股,这么一个暗室里,尽情的开始享受这这迷醉的感觉!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了,在加上我的小穴紧紧地吸咬。

  要是现在旁人能够看到我的样子,就会看到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孩犹如被电击一般,身体似乎是有节奏的在颤抖着。

  我已经快要崩溃了,低下了头,咬住自己的一丝秀发,尽最大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因为药物的关系,加上被陌生人侵犯的羞耻感和背叛感,还有体内肉棒所带来的实实在在的舒适刺激,让我的敏感无比身体开始不断地颤抖,感觉身体就要飘起来了……

  「抱紧我……」

  即将到高潮的我再也不管到底体内肉异物的男主人是谁,只是希望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来紧紧抱着我,来带给我满满的安全感,我下意识地对身后的男生说到。

  男孩没有犹豫,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小腰,让我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加上小穴传来的不断地快感,我身子一抖,脑子一片空白。

  「噢……」

  我的口中发出了一声不受控制的娇吟,修长雪白的优美两腿突然绷紧,十个可爱的小脚趾头也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挺着胸,仰着头,一股汹涌的阴精喷薄而出,身子轻飘飘的,仿佛被抽空了一样。

  我早已气喘嘘嘘,全身香汗淋沥,瘫软地任男孩抱住,内裤和安全裤更是早被淫水弄得湿透,但身下的液体不断流出,也沾满了他的下身,顺着流到了我的大腿上。

  「啊……到了……嗯……小清……好舒服……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
  此时的我,身心已经完全受到那个敏感小穴的指引,已经由刚刚开始努力抑制着的呻吟,已经变成春意盎然的低语。

  居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孩在弄出了两次高潮,被发现的话真的没有脸见人了…
  …待我的身体的颤抖结束之后,男抽出手,轻轻拍了我两下屁屁,笑着说:「姐姐,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呀?嘿嘿……」

  「嗯……不,不……没有……都是因为你下药……你混蛋……我才不是这样的女孩!」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的承认了自己身体的享受,赶紧解释到。
  「哦?原来是怪我的药呀,哈哈……」

  「肯定是……啊……你怎么……你怎么还来……小清真的不行了……」
  可能由於刚刚射精不久,男孩很是持久,一直抱着我,待我恢复了些许力气后,又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

  高潮过后,可能再加上催情药的效果,我的身体特别敏感,对他每一次的进出都有着强烈的反应。

  「快没时间了,再被他这样弄下去,我待会儿肯定走了不路了,被男友发现什么就惨了。」

  我心里开始着急起来。

  「你……你够了吧,快……快拿出来,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姐姐,你可是舒服了,可我还没有呢,不知道路还有多久通哦,反正我不怕被发现,放心,你男友不要你了,有我呢。你的身体真是很敏感很配合我呢,你的叫春的声音也很淫荡,真是个极品呀。」

  那男孩知道我的想法,反而不着急了。

  「啊……都是因为你给我……给我下了药……我才会这样的……嗯……」
  高潮过后男孩肉棒继续地抽动让我有些开始吃不消。

  「是吗?哈哈,那我们就这样继续,直到有人找过来。」

  「你个混蛋……都占了我这么久便宜了还嫌不够,无……啊……唔……」
  我的「无耻」还没有说出来,男孩突然猛的一顶,我猝不及防下差点大声地叫出来。

  「姐姐,你要赶紧想办法哟,最多还有15分钟左右路就要通了吧,你们男友找不到你,肯定很着急吧?你猜,他不会再找过来呢?。」

  「你……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嘿嘿,想怎么样?没想怎么样呀,只不过是说个事实罢了,对了,姐姐,顺便再跟你说个事实,其实,刚刚你喝的水,只是普通的水罢了,我哪里来的什么催情药……」

               (待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